棘子

愿你走出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少年弗朗(?

纯属搞事,没有黑角色的意思。

我对不起法叔,对不起亚瑟,对不起阿尔,也对不起周树人先生。

如有撞梗,请及时提醒。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死扛。其间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年,手捏一块死扛,向一个阿尔弗雷德尽力地扔去。那人却将身一扭,反跳进死扛丛中了。

这少年便是弗朗西斯。我认识他时,也不过十多岁,离现在将有几年了;那时我家景也好,我正是一个少爷。那一年,我家是一件开会的值年。这会,说是出场一集才能轮到一回,所以很"郑重"。我们就随意找了个有黑板和粉笔的场所。我家只有一个忙月,波若弗瓦先生。忙不过来,他便对我的父亲,柯克兰先生说,可以叫弗朗西丝来管的。

我的父亲允许了;我也很高兴,因为我早听到弗朗西丝这名字,而且知道她和我仿佛年纪,她是一个极标致的女子。

我于是日日盼望一集过,那俩秀恩爱的人到下集再秀。因为下一集到,弗朗也就到了。好容易到了集末,有一日,母亲告诉我,弗朗来了,我便飞跑地去看。他正在厨房里,皱着眉,一头金色长发,仔细一看,竟是一个男子,(还叫弗朗西斯)这可见他的父亲十分爱他,见他漂亮,所以给他打扮得花枝招展。他见人很开放,常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

我们那时候不知道谈些什么,只记得弗朗很高兴,说是上城之后,见了许多漂亮的男孩女孩。

第二日,我便要他给我剪发。他说:“这不能。须你头发长长了才好,我们坐在草地上,给你剪一个我这样的发式。”

我于是又一阵恶寒。

弗朗又对我说:“现在太冷,你夏天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日里到草地捡玫瑰去,红的绿的都有。晚上我和爹管死扛去,你也去。”

“管贼吗?”

“不是。毕竟也只有你们柯克兰家吃的下去。"

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死扛是到底是何物,只觉着并不是很难吃的东西。

“它真这么难吃?"

"可不是吗?一般人不吃不下就晕了。"

我素不知道天下有这许多新鲜事:草地有如许五色的玫瑰;死杠是什么物件,我先前单知道我父母都会做罢了。

啊!弗朗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稀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一朋友所不知道的。弗朗在田边时,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

可惜这集过去了,弗朗须回家里去。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厨房里,哭着不肯出门,但终于被他父亲带走了。他后来还托他的父亲带给我一包玫瑰干和几支很好看的鸟毛,我也曾送他一两次东西,但从此没有再见面。

我在朦胧中,眼前又展开一片海边碧绿的死扛地来,上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居然改成这样了……抱歉抱歉啊……我对不起你们……

如觉有不妥的地方请提出,我马上改或删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tomato的……我居然把法叔名字打错了……(我真的好意思说自己"算是"个法厨?)(反手给自己一耳光)就当我是故意的吧哈哈……

评论(5)
热度(8)
©棘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