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子

愿你走出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补习(?

取名废的日常emmmm
今天手机打字2333
大概是家长会的后继?
非国设
日常搞事,OOC
第一人称注意
如有雷同等现象,及时提醒。
――――――――――――――――――――――――

我轻轻地敲了敲亚瑟·柯克兰家的土里土气的大门。
呵,要不是那死英国佬恶心的建议,我早在外面浪去了。
我听见开门的声音,提前在心里做好了被讽刺的准备。
开门迅速被拉开,我在疑心这不是亚瑟的作风,接着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亚……咦?弗朗吉?!〞
少年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了。
〝我就说老亚瑟不会这么快回来嘛。〞他一边说一边把我拉进屋里。

阿尔是亚瑟的一个亲戚,而他常常来找亚瑟,所以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
他只比我小一岁,所以很投机,按亚瑟的话就是我俩在一起就能把他家炸了。

我打量亚瑟的家。他的家的装饰和我的审美标准完全不同,简直既古板和保守。不过,习惯了就好,毕竟(据我感受)他就是这么个人。
〝话说亚瑟为什么要出去?〞我望着阿尔,说。
〝我把他茶杯摔碎了,〞阿尔无奈地耸耸肩,〝他不得不出再买一个。〞
我差点没笑出声来:〝你这等于把他的命根子给摔了哈哈哈。〞
〝是啊哈哈哈,他那样子一副要把杀了似的。〞
〝哈哈哈哈,〞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模仿着亚瑟的语气:〝我想你给明白,你做了什么,愚蠢的憨八嘎。〞
一瞬间,我们笑做一团。

这时,亚瑟打开了门,看见了笑做一团的我们。
于是他重重地关上了门,我们立刻停了下来。
〝我可真后悔让你们来我的家。〞他把一套茶具放在桌子上,冷漠地看着我们。
我瞟了一眼那一套茶具:它们似乎全是白色,但有一朵略小的玫瑰。
阿尔也看了一眼,突然说了一句:〝女式茶具?〞
沉默。

尴尬的沉默。
〝阿尔弗雷德,我希望你能回你的房间写你的作业。〞
ummmm……

〝好了,弗朗西斯。〞亚瑟把阿尔推进房间,〝来,把你的英语书给我。〞
我乖乖地给了他。
没想到他看了几页就开始冷笑:〝弗朗西斯,你们就学这个?〞
〝嗯。〞
〝这个,连英国最差的学生都可以做你的老师了。〞
一阵难以掩盖的愤怒。
〝你!〞
我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
然后他拿出一套卷子。
我看见第一题就慌了。
〝我想这个比较适合你。〞
mmp

评论(2)
热度(12)
©棘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