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子

愿你走出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旧梦

日常搞事(不
OOC警告!
辣鸡的我试图写一点正经的东西(不是
半现实向,从小一起长大设定。
填坑?不存在的 (不是
准备好了吗孩子们?(不是
如有雷同等情况,请跟我说!

翟天临从后面坡上的小道上走过。

小道旁有一座孤立的小房子,以前爷爷跟他说过,那以前是座“火神庙”,后来改了,改成了一个小学堂,后来小学堂也关了,就成了座空房。 他和朱亚文一起偷偷进去过,没想像中的桌椅板凳和黑板,只有空空的房间和四壁班驳的墙。

翟天临从小道上下来了,他看见了一棵大树。 树是一棵香樟树,枝繁叶茂的,遮了半边天。 小时候朱亚文经常在树下玩,聊天。树下有个废弃的沙发,有个拾荒的女人常常睡在那上面。 他和朱亚文喜欢有时候跟她讲讲话。有一回朱亚文看见她冬天没被子盖,带了一套他家不要的被子给她,那个女人感动的要哭,用着不成调的、断断续续地语调喃喃着感谢的话。 后来她每次来都会带两颗糖给朱亚文,而朱亚文总会把一颗把他。

绕过树,他看见了一幢小楼。小楼很破了,好像只要有几个孩子跳一下,就能塌下来似的。 可翟天临却像是背负着什么重要的使命似的,继续默默地像小楼迈进。 小楼的楼梯有几块塌了,翟天临小心翼翼的绕过它们,爬到了三楼。 打开了三楼的门,看见了大约七八岁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灿灿地笑着,看着翟天临。 “天临!你来了!”说着,他拉着翟天临的手,走进了屋子里。 翟天临认出他是小时候的朱亚文了,他和朱亚文小时候一模一样。 朱亚文拉着他进了卧室,接着递给他了一个头都快断了的兔子玩偶。 “给你!这是我新买的兔子!” “是新买的吗?我看都要坏了。”翟天临笑着对他说。 “嗯?没有啊,新的很!”小朱亚文争辩道,他有些生气,皱着眉瞪着翟天临。

接着,他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他揉揉眼睛,接通了手机。

是朱亚文。

“宝贝儿,九点钟了,起床了吗?”

“没……”

“喔……那你准备一下,我在楼下,给你带早餐了……”

“嗯好,等我一下。”

说着他站起了身,穿上鞋走出了房间。

他的床边上,放着一个头都快断了的兔子玩偶。

评论(1)
热度(8)
©棘子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