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子

愿你走出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仏英小型接文活动!(1)

暂定这个zz名字吧……我真的是个取名废……

而且只有我和 @顾辞一 接emmmm(而且她还想放弃!

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加入这个OOC的队伍!(不是

以及双数的大段的是我接的,其余的是她的……

以及极度OOC预警!!!

希望大家不要取关我(你真的好意思说这个话?

---

亚瑟坐在床上,有些懵。

他依稀记得自己昨天同学聚会的时候喝多了,不可能是自己走回家的。

再说了,看这房间的装饰……有点像弗朗西斯家?!

额……怎么越看越像了……不会吧……亚瑟有些抓狂了。

亚瑟喜欢弗朗西斯。

还是那种见不得他和别人在一起的,占有欲特别强的喜欢。

眼下这个情况,如果是弗朗西斯将他带回家的,保不准亚瑟就在自己意思不清的时候把自己的心意说出去了。

毕竟,谁也不知道,弗朗西斯的反应会是如何。

如果反应不大呢,大家还可以做朋友,顶多以后见面尴尬些。

但如果他厌恶同性恋的话………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亚瑟越想越烦,越想越慌,他一个翻身起来,想要出去看看是谁带他到这里的。



 小亚瑟?”他听见有人在唤他的名字,声音像林间的鸟儿,在清晨时的一展歌喉。

“弗朗……弗朗西斯?”亚瑟看见他了,他就站在床头,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金黄的头发上,他那紫鸢尾花般的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亚瑟。

亚瑟慌了阵脚,坐在床上,看着弗朗西斯,说不出话来。他不停地咽着口水,他是想等对方先开口,不料对方却也不说话,继续保持着微笑着看着亚瑟。

亚瑟到底还是先开了口:“呃……昨晚上是你帮我从同学会上带下来的吧?谢谢了啊。”亚瑟啐了一口,是算什么糟糕的感谢话语。

“不行谢了,我你这么客气干嘛,小亚瑟?”对方笑着回答,接着坐在了床边,“你恐怕不知道吧?你昨天喝得太多了,还一直对我喃喃什么’我爱你’。”弗朗西斯慢不经心地说着,亚瑟却僵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的的确确是真的,可他知道,他不能承认,至少不是现在这种时候。

“你认为可能吗?”亚瑟冷冷地笑了一声,说。

“我认为……”弗朗西斯沉默了一会儿,“我到是很希望有这个可能。”紧接着他便哈哈地笑起来。 

“讽刺吗?”弗朗西斯又转过身,问亚瑟。亚瑟哽住了,他知道爱这种东西,求不来的。



“什么…弗朗西斯,我谢谢你昨天的好心,我还有要做的事,先走了。”亚瑟慌乱地说道。

他迅速的整理好衣物,慌乱地从弗朗西斯的家里走出去。

站在他身后目睹了这一切的弗朗西斯勾了勾唇,绽放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只不过,笑容中透露着一丝危险。

小亚瑟,这可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啊,不可以反悔的哦~

他微微眯眼,看着亚瑟慌乱的背影,这样想。

紧接着的几天,亚瑟频频出状况,不是晚上没睡好,就是把方案写错,连领导都招见了这位一直出问题的总经理,含蓄地问他要不要休息几天。

亚瑟苦笑不得,只有他自己知道,是因为弗朗西斯。

自那天后,亚瑟每时每刻脑海里浮现的就是弗朗西斯那带着笑意的眼睛。

我大概是疯了吧,明明知道不会被爱,却………

亚瑟这样想着,工作的效率更低了。



在一个下午,亚瑟见到罗莎·柯克兰了。

她正端着一杯茶,慢慢悠悠地品着。

“亚瑟,听父亲说,你最近状态不好。”

冷冰冰的。

“……”亚瑟不想回答,毕竟这是他自己的事,不用别人去管。

“有什么事请你一定要说。”罗莎依旧品着茶。

亚瑟当然知道罗莎有关心自己的意思,但她是个理性的人,她不喜欢直接表达出来。

说白了就是一个理性点的傲娇,但她确实比亚瑟心直口快了不少。

“我没事,多谢了。”亚瑟想搪塞过去,他迫切需要好好回家去休息一下了,而且今天晚上弗朗西斯还要过来给他聊一会儿天。

“好,我不防碍你回家休息了。”罗莎拍了拍裙子上并不存在的灰,放下茶杯,“我帮你请了几天假,你好休息一下。”

眼看罗莎就要走了,亚瑟终于松了口气,正准备叫一声谢谢,罗莎忽然拍了拍他的肩,吓得他一惊。

“记住了,有时候说话,要直白点。”

罗莎向他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评论(6)
热度(12)
©棘子
Powered by LOFTER